《华尔街日报》发布重磅报道,称有知情人士揭露马斯克和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·布林之间长达20年的友谊突然破裂,原因居然是他跟布林的妻子有外遇。

报道称,为了获得布林的原谅,马斯克甚至在一次聚会上向他单膝下跪,希望两人的友谊能恢复如初。不过,虽然布林口头上接受了道歉,但是两人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频繁聊天,甚至布林一怒之下,开始让自己的财务顾问出售在所有和马斯克相关的投资,包括很多在特斯拉等公司的早期投资等……

当然,马斯克已经在Twitter上否认了这段关系,他还发布了一张两人同框的照片,宣称是几个小时前刚拍的:

从照片上看起来,确实两人心无芥蒂的样子。有网友表示,“我竟不知道这世界首富和世界第八大富豪有这么好的关系。”

硅星人带你回顾一下两人的过往,看看谁说有钱人没有真友谊?只是不知道,这段友谊是不是会毁于一段花边新闻。

主要是因为大家都是非常成功的创业者,公司创立不久后都成功上市并且继续发展迅猛。PayPal 和谷歌都在互联网泡沫之前那几年创立,马斯克和布林的关系也一直比较紧密。

二人经常出现在相同的派对上,一起吃饭喝酒。马斯克甚至还透露自己经常到布林家借宿,一起畅聊或者疯玩一整晚。他们也都有对航天航空的热爱,马斯克做了自己的火箭公司 SpaceX,而在谷歌山景城总部旁边的机库里,布林正在打造一个神秘的热气球项目。

有不少老照片,记录了马斯克、佩奇和布林三人年轻的时候在派对上的样子,关系确实很紧密。但马斯克和布林不只是“狐朋狗友”,而是“过命”的交情。

2008年金融危机,特斯拉遭遇成立以来最大的财务困难,当时早已财务自由的布林直接自掏腰包给了马斯克 50万美元,帮助好兄弟渡劫。对于两人现在的身家而言,这笔钱虽然看起来不多,但在当时,可是特斯拉的救命钱。

大概05、06年左右,还有这么一段轶事:特斯拉的首款电动跑车 Roadster 终于有第一台测试车,马斯克兴高采烈地带着布林和佩奇试驾,结果不知道是电机还是电池出了问题,车速根本提不起来,只能勉强在停车场里绕圈。马斯克将这次经历称为“世界上最糟糕的 demo”。

然而即便如此,布林和佩奇还是非常支持好兄弟,在试驾后各签了一张支票,成为了特斯拉的股东。作为报答,马斯克后来在2015年还亲自为布林送去了首批下线的一辆 Model X。

作为科技狂人,马斯克和布林都有过对于乌托邦的热爱。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共同的想法,就是在内华达州的沙漠里建立一个聚居区——基本上就是把一年一度、持续一周的火人节,变成一个长期的存在,将这片沙漠变成一个实验性的聚集区,对“激进包容”、“共享”、“赠予而非交易”作为整个社区的理念。为了这个想法,二人一起去参观了火人节举办的地点,还跟主办人 Will Roger 有过深入的交流。

布林甚至把火人节当作谷歌的面试会议室,邀请施密特来火人节过了整整一周,后者才答应下来出任谷歌 CEO;马斯克同样认为火人节从某种意义上代表了科技世界,说“如果你没去过火人节你就不懂科技行业”。

火人节航拍照片 图片来源:Steve Juvetson(德丰杰合伙人)/ Flickr 知识共享授权

马斯克也隔三岔五去佩奇家睡觉,有那么几年简直是把他们俩家当作自己家。马斯克传记作者 Ashlee Vance 在书中写到,马斯克平时不住在硅谷,但每周都会过来出差,经常忘了订酒店,干脆就直接找佩奇,求宿后者位于 Palo Alto 的豪宅。

“他就给我发邮件说‘哎呀我不知道今晚住哪啦,能不能借宿一宿?’我就差直接给他一套钥匙了,”佩奇表示借宿就是马斯克这个人维持社交关系的方式,“他也算是个流浪汉 (homeless)吧。”

大家可能知道像谷歌这样的大公司在硅谷各处都留有一些房产,提供给过来出差的员工暂住。有意思的是,有这么一处谷歌公寓,位于 Palo Alto 市中心一座层数较高的公寓楼中,是专门提供给佩奇、布林二人,以及他们信赖的密友私会的场地。马斯克是极少数能够进入这个公寓的人士之一。

三人会在这里胡吃海喝,讨论一些听起来很不切实际的想法,比如能够直接在滑雪场起飞和降落的电动飞机,甚至完全不需要落地,能够一直绕地球飞行的“全球通勤飞机”。

佩奇表示他们这群朋友的娱乐方式就是这样,“我们在一起胡乱聊到的一些想法,后来居然都成真了。”

遗憾的是,这段持续了二十年的过命交情,竟然有可能因为一场“短暂的外遇”而蒙上阴影.这是几位“科技预言家”,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……

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这对夫妻的密友称,这段外遇大约发生在去年12月初。布林于12月15日和妻子妮可·沙纳汉 (Nicole Shanahan) 分居,今年1月正式提交了离婚诉讼。报道将马斯克和沙纳汉之间的关系形容为“短暂的外遇”(brief affair)。

报道一出炉,网络上已经炸开了,Twitter上各种调侃的评论层出不穷,有网友称,“我感觉马斯克把全球人口危机当成了个人挑战了”。

毕竟,最近关于马斯克情感生活的消息此起彼伏,每次都让人大跌眼镜,而且一个消息比一个消息没有“下限”:

前不久,马斯克还被曝出和 Neuralink 高管 Shivon Zilis 生下了双胞胎,还是在他和前女友 Grimes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前就诞下的;

今年还有报道称,马斯克曾在一位乘务员面前“暴露自己”,胁迫对方为自己提供性服务,并且支付了25万美元的封口费;

前几天,马斯克和前妻所生的一个孩子还要求改名变性,并断绝与马斯克的关系。

而对于此次传闻的马斯克和布林妻子沙纳汉的“短暂外遇”,知情人士透露,是在去年12月迈阿密举办巴塞尔艺术展期间发生的。当时由于疫情长期在家,以及孩子抚养的事情,布林夫妻之间已经出现了情感问题——马斯克这才“趁虚而入”。

不久后,布林夫妻宣布起诉离婚。另外报道也指出,布林已经要求自己的财务顾问处理掉所有和马斯克相关的投资,主要是在后者创办的几家公司所持的股票和股权。

布林、沙纳汉方面都尚未做出回应。马斯克在当地时间周日晚7点发推,表示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纯属扯淡(total bs):

“我和谢尔盖是朋友,昨天晚上还在同一个派对!过去三年里我只见过妮可两次,并且都有很多其他人在场。我们之间没有暧昧关系。”

特斯拉公司裁员、收购 Twitter 失败……今年以来马斯克在生意上的新闻已经够多了。然而对此,网友发了一条震撼灵魂的推文:

“马斯克有时间管理三家公司,生了10个孩子,发起收购 Twitter,绿了布林,同时保持发狗屎推文——你有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实现自己的理想?”

另外还有网友调侃说,“马斯克已经触发了两个10亿美元分手条款了”(指沙纳汉在离婚案中要求10亿美元分手费,以及 Twitter 收购终止的条款也是10亿美元分手费)

马斯克事后对《纽约邮报》表示自己已经和沙纳汉、布林二人打过招呼,对方表示这个消息并不是他们泄露的,

“马斯克说他跟布林妻子并无有染,并且他和布林还是好朋友。如果这两件事都是真的话,布林应该会发一个公开声明的。但如果他不发,该知道的你就都知道了。”

*注:封面图来自于Elon Musk推文,版权属于原作者。如不同意使用,请尽快联系我们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